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聞道,夕死可矣……阿飛的家

惟願此生得以窺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日志

 
 
关于我

如無說明,文中提到的以下人物不稱名諱,只稱先生或老師:先生(單獨稱先生時自然指迅翁無疑)、梁(漱溟)先生、熊(十力)先生、牟(宗三)先生、錢(賓四)先生、梁(衛星)老師。

网易考拉推荐

该拿这伙鸟男女怎么办呢?  

2010-11-23 21:39:15|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拿这伙鸟男女怎么办呢?

 

一直无比困惑着,为什么我的运气会那么差,买了近10年的彩票,连个屁都没有中过。可是,当一踏进自习室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简直他妈的就是个极品,运气居然能够好得出奇,总是可以赶上这种圈地运动,充当被蹂躏者,再次——想必也不会是最后两次。

没有仔细统计过,但肯定至少已经超过10回了,上一次在化学楼里,短短10分钟之内就两次被人从教室驱逐,理由自不必赘述了——试问还能有别的吗,概率能够高到这种程度,所以那回是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的,希望悲剧不要再重演了,受害者着实不少——而且即使说着是一种践踏人权的行为也并不为过的。可惜这点微弱的呼声似乎改变不了类似的一伙鸟男女们的行径,我甚至怀疑还适得其反了。

就说今晚在教八101和309接连遇到的这个毫不新鲜的事情,记得自己至少是在同一地点最少也是第二次了。不难发现,类似行径——据我亲历是大多数——基本上也都有个所谓的“三一律”的:活动都是安排在晚上8点;圈地的时间都大抵定在眼看快要7点60的那会;方式也都简单得要命,当埋头学习的筒子们听到有个脚步声正在无限接近讲台和黑板时都紧张向台上那人行注目礼,果不其然,那人拿起粉笔就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于是就撵人了。

上回就已经提到过了,这些人热衷于搞活动,无非有个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美其名曰“锻炼一下组织能力”等,但令人无语甚至崩溃的是,这伙鸟男女们的办事能力居然会强到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现在看来,还不光是一部分,简直是多数了。

一个想当然的情况是,平时在大学里面经常组织活动的人,能力自然要比别人强了。于是,很自然地,他们将来找工作的时候竞争力也似乎必然要高于他人。但事实上,有个问题是可以进行一下大胆假设的,倘若像今天这样一伙搞活动的人毕业之后,如果他们未来工作单位的可能领导了解了这些人在学校期间搞活动的这么个大概是微不足道的细节之后,还敢要他们吗?如果这伙人的某个侥幸被录用了,很可能有一天会出现这样一个不那么好玩的笑话:

一个周五的下午,直接领导对这个刚刚被招来的下属交待了一个小任务,就是下班之后,大家一起吃个饭,轻松一下。地点就假定在九头鸟罢。结果,到了下班之后,一大伙人兴致勃勃地跑到了九头鸟,毕竟是吃饭嘛,自然是全勤。一看饭店里真是人满为患啊,居然还有人在排队等着呢。领导可能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明智之举,看吧,这地方不错吧,还等排队。接下来的一段对话就有意思了。

领导:哦,那个谁,我们的包厢是哪个房间啊?

下属(一头雾水):包厢,什么意思啊?

领导(脸色有点不对):呵,我不是给你说得很清纯吗,让你安排一下的,下班后大家一起撮一顿嘛。

下属(恍然大悟):哦,我不都办好了吗?看吧,都通知到了,全勤啊!

领导(血往上涌):哥(姐),哦,你就做了这些,难得你没有预订房间?

(服务员告诉这一伙人,包厢大厅全部满员,如果愿意等的话,也可以。)

下属(一脸委屈):呃,这个,您好像没跟我说要预订包厢吧……

领导(无奈、苦笑):哥(姐),我真服了你了,这点事还要我把一二三交待得明明白白吗……请问你真是北师大毕业的吗?

下属:是啊。

领导:你的简历上说自己在学校曾经组织过多次活动,能力得到了很多的锻炼?!

下属:都是事实啊。

领导(纳闷):我操,那你们搞室内活动的时候都不需要预订教室吗?

下属:哦,我们学校的同学们都非常友好,用不着预订啊,只有临时有需要,我们都可以随便征用不上课的教室滴啊,大家都很配合滴。

领导(抓狂,几近崩溃)……好吧,那你去找个包厢,告诉里面的客人,我们需要这个房间,请他们离开。

下属:……

 

难道,我们的大学就是用来为社会培养这样的有“个性”的极品人才的吗?试问这样的人换了你我是其直接领导,谁敢要呢?因为哪天出了问题,上级领导在追击责任的时候肯定找的不会是最下面那个办事的极品员工,而是你我。居然会把这样的人招来,上级领导怕是不得不重新审视你我的工作能力了。

没有人要求大学培育出一个个纯粹的人、一个个高尚的人、一个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个有利于人民的人,但是,至少也绝不应该是一个个自私自利的人、一个个办点小事都不利的人、一个个毫无半点民法意识和人权精神的人。

 

似乎扯得太远了,这么重大的问题显然不是我有能力解决的,借用昨夜石教授的话来说,“这是教育部长该考虑的问题。”而现在,我个人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在日后对付这伙蛮横霸道的鸟男女呢——因为类似行径肯定不是我扯点淡就能够解决的。好吧,我决定今晚做梦,要学布鲁斯-李的功夫了,拳头就是最好的硬道理了。除此以外,聪明的,谁告诉我还有别的办法吗?

  评论这张
 
阅读(9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