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聞道,夕死可矣……阿飛的家

惟願此生得以窺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日志

 
 
关于我

如無說明,文中提到的以下人物不稱名諱,只稱先生或老師:先生(單獨稱先生時自然指迅翁無疑)、梁(漱溟)先生、熊(十力)先生、牟(宗三)先生、錢(賓四)先生、梁(衛星)老師。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最后一次扯淡  

2010-12-30 00:03:10|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最后一次扯淡

 

时间过得真他妈的快啊,又到一年末尾了。照例好像又难免要扯点淡了,算是对这一年一个小小的总结罢。

总体上来说,我的这一年依旧很平淡,或者可以说,我其实很多年来都是一贯如此的吧。或许,稍微恶心一点地说,我还是多少有点像高中时候的那个样子。又想起了高中时老余教过的那首诗,也就是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他当时就意味深长地说,如果较长不见时间的老朋友问起近况,就很可以用这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来回答。我在之前扯淡的时候也多次说到过这句诗,尽管现在当然是没有了10年前学诗的时候的那种纯洁(实际上,有很多时候我会恨自己当年的纯)了,但是依然还是要以此自勉。不管这么说,我们至少是曾经纯洁过的。

光扯这么两句自然是非常空泛的,于是还要扯点实在的,也就是生活——残酷的生活。如果是从经济极度来说的话,我的这一年当然还是失败的——应该说是相当失败。长时间都在当个无业游民,反而还要危害着社会,而且最后算下来,这一年的结果竟是欠了一些债务——所幸的是,债主不会像传说中的黄世仁那样在年关找我算账(其实我们也终于明白了,所谓的黄世仁和杨白劳的故事也是个彻头彻尾的被冤案)。

除此之外,再说些次要的东西。倘若一定要在这惨淡的生活中找出一二点有意义的事情来,大抵还真的可以有两件事值得小小地扯一下。

一是看了几本书、听了一些录音。两本书是耶夫的《陈世-玩歌》和张诒合的《王室并不如烟》(没办法,这么个社会,敏感字符无处不在,只好用谐音代替),再后来又陆续听了袁腾飞老师讲的高中历史复习。真的是很受震撼,于是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个“愤青”,不管愤的程度有多深。我把这书和录音向很多人推荐过,不晓得他们了解后是否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当然,我有所保留的是没有说我也看了《一村河山一寸血》的纪录片。有人说过,耶夫是中国诺贝尔文学奖的希望所在。我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有看别的书,不晓得这个说法是否恰当。不过,个人感觉,耶夫身上和文字中颇有魏晋风骨——你看那给十二金钗谱曲的如波兄是否绝类嵇康之于《广陵散》,我看的他的文章也能够感到一种民国遗风,真是美不胜收。其经历之坎坷,文思之广博,疑为天人也。也许当下还有更好的,但我没看过,也就不知道了。场诒合的书也是非常好的,读起来很是吸引人。起码,能够让一些人知道张伯驹、储安平、聂绀弩等这些不应该被遗忘的名字。而且,我们很可能出来没有想过,马克思的经典著作是否被翻译错了,真正懂马克思的行家也未必是现在的执政者。另外,不能不提的当然还有袁腾飞老师,他的录音可能有好几千万人都听过了,有没有趣自然不必赘述。听了之后,除了愤青思想进一步加强外,还有个非常强烈的冲动——极度想去朝鲜走一走、看一看,最好也能在那画个圈。从来没有关注过太多政治问题,只听说整个朝鲜只有两个胖子,就是叫金什么的。尤其是在经过了朝鲜足球在今年的一系列成就之后,那种想法更加强烈了——我真想去亲自看一下,保持着红色社会主义革命激情的朝鲜人民究竟是如何依靠精神的力量顽强活着的。

众所周知的是,这书和音像读物都是已经成为了非法读物的。所以,耶夫博客被封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也经常传出袁腾飞老师被“带去警察局喝茶”的消息。我曾经传播过这些“非法读物”,结果被人封为右派,真是搞得我诚惶诚恐、受宠若惊。我是不曾加入什么派别的,因为我不过是个普通农民而已,哪有什么资格加入什么组织呢?仅仅是因为觉得这些作品很不错,很愿意和人分享。不过,说真的,可能在这传播过程中,我彻底成了“愤青”,现在最喜欢用的一个成语是“倒行逆施”。我看到这个国家花上万亿去搞什么奥运会、世博会等面子工程而只拿几亿去救灾,只能觉得很无奈。看到那么多人受苦受难的照片,我自己是没法视若无睹的。还有一件事,好像是说有个中国人得了诺贝尔何萍奖却不能去领奖。这新闻报道得很少,不晓得大家的评论如何。但是,我们都晓得的一个事情是,一个八十多的诺贝尔奖得主娶了一个28的少妇,不是让人守活寡吗?!有个叫朱棣文的华裔科学家——当然,人家现在是美国人了,但终究不可能摘掉华裔这个称呼吧。他干了些什么呢?听说是积极辅佐奥巴马总统推动“碳关税”,很显然目的就是要对付发展中国家——再说白一点就是要遏制中国和印度!再联系到有权力的人居然会批准在孔庙旁边建教堂,所以说,数典忘祖这个词很可能就是为这些人发明的。

这么说起来,这一年来我的一大变化就是对什么都看不惯了,这个社会表面上繁荣昌盛啊,实际上呢,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血泪,真是民不聊生。难怪有人拿当下和炀帝哥当年在树上绑丝绸相提并论了。

 

还有一件事情非常有必要说一下的。也就是在一个多月以前,认识了卫国兄等一批很有学问和想法的人,他们组织了一个辅仁读书会,每周六大家在一起读《论语》,就跟更早成立的燕京读书会等组织一样。我是经常有这样一句牢骚话的:在这样一个倒行逆施的社会里,还有那么一小撮人在用自己微弱的力量试图把这个社会往正轨上拉,总是让人欣慰的。以前不看书,而加入读书会以后,觉得读书是很有些意思的事情。对于《论语》,我也是入门阶段,听了一群相关专业的研究生们的高谈阔论之后,肯定是有收获的,这比看什么屁心得那种书有意义得多。借用一句话吧,“那心得不过是碗汤而已,可以选择喝还是不喝;但主食却是要非吃不可的。”所以,我是非常觉得和他们相见恨晚的——当然这显然不会是他们对我也有的看法。可能《论语》里面第一篇第一章里说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最初说的就是这类事情和人,如此才叫真正的志同道合吧。尽管现在是只读一本书,但是从每次活动得多的信息却是广泛的,比如读书的方法和次第。尤其是在听了北大的萧伟光师兄的讲座后,才觉得读书的方法和顺序非常重要,可以让人少走许多弯路。另外,如果不是加入了这读书会,也不会有机会听到一些讲座,比如刚刚结束的“首届人文宗教高等论坛”活动,两天内一共听了6场报告,也算受益匪浅了。但是,假如一定要我说,参加了这些活动后有什么具体的变化的话,那么,我想现在至少不到万不得已(比如灯坏了)的时候绝不闯红灯了。如果有人说,心情不好怎么办,我也没有学过心理学,只能告诉人说,你就看看《论语》吧。

几年来长期在学校里混迹,看到那么浓厚的社团气氛却没有多少人专心读书,有时也难免杞人忧天,这些“人才”们去了社会之后能干些什么呢?多么难得有个读书会呢,可惜每次去的人也不过二十几个而已。但愿这点星星之火可以慢慢燃烧起来。

看了一点东西,认识了一些有意义的人,也可以说这一年又个不错的交代了。终于不算是碌碌无为,自然不必为虚度年华什么的而悔恨。2010年还留下了一个不小的遗憾——好几回和梁卫星老师擦肩而过,好在回母校去见梁老师并不是太难的事。倒是钱理群老师的讲座再也听不到了——听嫂子说,钱老师现在每次外出都得带着呼吸机才行。真诚祝愿他老人家能够健康长寿。

图片
真正的灾区,有人管么?钱呢?水呢?矿泉水呢?
图片
纵横九万里 四海同唱发展歌,祝祖国越来越强盛.人们生活的更有尊严更幸福。
这张图片的侧面图也是人人网最近搞的一个活动的主要图片,看了很心疼
图片
广西东兰县兰木乡弄台村,因为路没修通,送水车无法到达更近的位置,这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不得不每天往返12-24公里的山路。见到记者后,14名一起前往挑水的老人跪在路上,请政灬府尽快把路修好,而5年前他们就交了修路的集资款     出自 网易新闻

  评论这张
 
阅读(95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