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聞道,夕死可矣……阿飛的家

惟願此生得以窺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日志

 
 
关于我

如無說明,文中提到的以下人物不稱名諱,只稱先生或老師:先生(單獨稱先生時自然指迅翁無疑)、梁(漱溟)先生、熊(十力)先生、牟(宗三)先生、錢(賓四)先生、梁(衛星)老師。

网易考拉推荐

读了梁卫星老师致大学生的信之后  

2010-08-28 00:58:13|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了梁卫星老师致大学生的信之后

恕我孤陋寡闻,是在前几天听刚刚过了大一的表弟之介绍下才晓得梁卫星老师写过这么一封信,而且当然是在网上被广为转载。曾经觉得很奇怪,一个并没有上过大学——按照更加流行的说法应该是被大学上了——的人,怎么能够写这样一封信,去教大学生如何学习和生活呢?不过,在刚刚看完了这封不算长的信之后,的确觉得梁老师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再拿自己几年的大学生活一比较,发现自己总算没有那么冤枉地过来。

按梁老师的说法,大学其实是会把人变成畜牲的,我庆幸自己起码还没有堕落到这个程度吧,虽然说自己勉强也算是被大学上了一回吧。

大学的确是人生中非常难忘的一段经历,所以很多东西还不至于发生记忆错误吧。在我的印象里,大学几年的时间里,只参加过一支名叫“联友足球队”的业余爱好集体,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兄弟还有姐妹们——大多数是参加了工作的人,这要感谢我的在大学里面交往密切的屈指可数的好哥们之一的小方小哥。在学校里,我则没有参加过任何狗屁的什么团体组织之类的东西,除了打了几场鬼晓得是哪个小“衙门”搞的足球赛之外,当然也不会关注任何团体搞的什么活动了。足球实在是我那个时候唯一的爱好,仅仅因为喜欢,所以参加,绝非为了什么精神之外的目的。坦白地说,我很反感那些没完没了的什么学生团体(当然,我不否认其中的某些组织做过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北师大的“农民之子”社团经常会搞一些支教活动,关注打工子弟学校的山村现状,在此向类似的他们致敬),我很疑心,他们中的很多人将来会很机会官僚的,因为在学校里面就培养了那么多的厚黑的能力基础。大学以及毕业之后的好几年里,我常常去北师学习或者踢球,碰到有兴趣的讲座当然也会去听一下,尤其是当钱理群老师驾临的时候更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学校本该是净土吧,但不那么愉快的是,记得好多个晚上,大家都沉浸在埋头苦学的快乐中时,往往就遇到《大学自习室》中说的那种情况:有个人突然推们进来,在黑板上写几个字,说明一会要开会,然后还假装小心翼翼地跟大家说等不起之类的话。好多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脑海里首先蹦出的总是那句不晓得是谁总结出来的真理:共产党的会多,国民党的税多。在北师肯定是不会有国民党的了,那些优秀的“积极分子”们会很光荣地入党,不必说,大家都相当入的是哪个党了。我有几次差点就冲动地把这句话写到黑板上去,虽然我的字相当之丑,不过,一想到闻一多先生在那最后一次演讲中非常准确地预计到了自己不久的命运——很可能一出门就会倒在血泊之中——之后,我还是忍住了。常常经历了太多这样的事情之后,慢慢地也就不那么愿意去教室坐着了,总是要担心看书刚刚入港的时候却要被赶出去。

师大的这种学生团体的热度真不晓得是从何时开始变得如此可怕的。说到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件旧事,大概是05的某一个时期,也不知道是怎么发起的一股反日风潮吧,当时闹得有些意思,说是日本大使夫人的浴缸都不知道是被人砸了。有一天,我正往北师的足球场赶去,在路上就听到有两位男士在讨论时局。其中一人问,怎么师大这么平静啊?另一人回答说,看来师大的学生还是要朴素一些啊。哦,原来是这样的,朴素多好啊。现在,好像就连这点可以炫耀的精神都没有了,热衷于什么组织啊团体了。鬼晓得这能够锻炼出什么能力来呢?

再说自己大学时候耳闻目见的那些有关追名逐利的事情。不怕别人笑话,好像我总觉得自己比大学时代那些同学的智商要差一截,学习底子也不好,何况我本来就不喜欢那个什么法律专业,没有兴趣,自然也懒得费神,于是分数肯定永远不会高。学习不好的话,那是什么奖学金,什么预备入党啊,这啊那的好处都别指望了,而且也没有任何“干部”身份,各种荣誉称号也当然就和我没得半点关系了。但是,据我说知,很多同学在乎那些东西啊。于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这些事情就经常发生在俺们那个专业里头,特别是每到要评选什么东西的时候,班主任肯定被团团围住,痛苦不堪。那些什么金,到底也没有多少钱,但是那些将来很可能要去当律师的同窗们很可能在大学里就提前得多了很好地锻炼,如何去和人斗智斗勇。我很疑心,那些未必学而有术的同志们,却仿佛天生地是很懂厚黑学的,孜孜以求的无非是“名利”二字罢了。为了那么一点可怜的东西,争得你死我活,我都替他们觉得累。不过,话有说回来了,我的确从来没有对那些多么感兴趣过,也许是因为我成绩不好,还补考而不够资格罢了,于是倒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假如我的分数高到可以争取那些的话,会怎么样呢?好在这个假设根本不会成立。

还有大学时候的军训生活,虽然时间很短,可能有些人还会觉得蛮难忘的。很不巧的是,我连大学时候的军训都逃过去了。说起来其实很好笑。倒不是因为我在那么几年前就有梁卫星老师说的这样的觉悟,看清了军训的本质:无非是把人的个性全部磨去,通过所谓的训练和唱红歌等方式培养听话的人,按照千篇一律的程式来塑造刚入学的新生。这很容易让我想到军训的同志们都是契科夫描写的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尽管不是每个人外面都是杜蕾斯。我的逃脱军训纯粹是一偶发事件导致的。记得自己大概是02年9月上的所谓的大学吧,可能是因为那年9月10号刚刚整了个什么大庆典,所以我们那个烂学院的军训就被拖下来了,居然一拖就到了04年的暑假。真真急死个人了,军训期间恰恰是欧洲杯激情大战的时候。前面已经说过了,足球真是我唯一的爱好,也几乎是唯一的朋友,很多时候,除了睡觉占去了比较大一部分外,我的大学生活基本上是和足球密切相关的。 因为比身边其他人都要狂热一些,所以我从来也是孤单的,不可能有同样执迷的球友。记得当年上高四的时候,为了看那帮孙子第一次搞世界杯,结果和班上一些兄弟被迫把智商发挥到了极致,千万别以为我们听收音机,那算什么聪明,我们当时居然是弄了个袖珍电视机,在上课的时候偷偷躲在后面看现场直播。大学几年里,我就一直在怀念当年和彪哥等人共渡的那风花雪月的日子。一到大学里就深感激情不再了。到了04欧洲杯要打的时候,我甚至有过最极端的想法:哪天踢球把自己的胳膊搞断了,正好休假。当然,得是左手,因为看球完了还得用右手码字。当然,这种傻事没有发生,但是,我还是非常清楚地记得,在即将开赴部队的前一天晚上,我完成了胜利大逃亡。在火车上的那个晚上,我印象非常深,第二天看了新闻才晓得自己错过了伊布的那记蝎子摆尾。

回家之后,我就孤单且颠倒黑白但是却快乐地看完了余下的那届欧洲杯的全部比赛,到最后黄健翔老师说“希腊神话写成”的时候我觉得最幸福的事情是可以大睡一觉了。我的这样的看足球的举动也没有引起家里人的什么想法,老爹一直以为我不搞军训是因为由来已久的退学之想法,因为觉得和理想相距太远了。实际上,我仅仅只是为了把欧洲杯看完而已,我有些沮丧,家人居然如此不了解我。

那个暑假之后,我忐忑不安地回到了学校。当真是幸运至极,非常感谢我的班主任季老师,我在仙桃人民医院开了个什么病的证明之后,季老师就帮我把一切解决了。后来让那些去参加了军训只能装病逃训的人很是后悔,学校居然还把军训那点费用退给我了。而我仍然记得有人讲的一个军训期间的笑话:因为站什么军姿的时候动一下都得打报告,结果阿芳同志闹了个笑话,不知道怎么就说了一句:“报告,打炮!”

如果说大学时候,留下了什么遗憾的话,我想首要的是没有玩姑娘,起码那个时候,大一还能够找到处女吧——最让我痛心疾首无数次的可能还是好几位那么漂亮而高学历的女老师统统错过了,只能痛恨自己那时候的纯洁了。听某个同学讲起他高中时候和女朋友在公园野战的光辉岁月时,我大概口水直流三千尺了吧。想想,大学时的交往也相对纯洁得多,不像现在,可能谈不了几句,就直入主题了,年薪多少啊,有房子没有啊,有车就更好了啊。另外一个事情让我比较伤怀的是没有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图书馆里。

有个算是有点共同语言的哥们曾经跟我说,大学期间,会学习的人应该是能够把图书馆的好书看完的。当然,这也说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书。可惜的是,我听到这忠告时显得太晚了。况且之前我的时间除了睡觉就是用在了足球上。后来偶然去了图书馆,发现好书其实不少,虽说馆子不大。至今还深感遗憾的是,那几大卷的柏拉图对话集只看了第一本,而百科全书式的大部头的《亚里士多德全集》只是翻了一下《政治学》,而且很快就基本上全部又还了回去。所以会感叹,没有学到什么东西。

回想一下,大学时候有些什么算是好的回忆吗?可能要算得过一次7人制足球赛的冠军。我已经说过了,这和名利无关,仅仅因为我热爱这项运动而已。如果一个人一生之中没有一点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可以让你为之疯狂的话,那其实是很失败的,就像明朝的张岱说的那样:“人无癖不可与之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之交,以其无真气也。”

 

总体说来,对比一下梁卫星老师的观点,觉得自己还算是蛮幸运的,总算保持了相对的独立性,没有因为大学几年而改变太多,甚至堕落成为畜牲。可以说,我的大学生涯基本上也是完全封闭的,因为倍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然相当虚伪了,当我看不惯一个人时,就要彻底疏远,权当从来就不认识。而如果我愿意和一个人交往的话,何必管别人如何讨厌他呢,就像上面提到过的福建兄弟阿芳。当然,话又说回来了,我是无比怀念他们家的花生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