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聞道,夕死可矣……阿飛的家

惟願此生得以窺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日志

 
 
关于我

如無說明,文中提到的以下人物不稱名諱,只稱先生或老師:先生(單獨稱先生時自然指迅翁無疑)、梁(漱溟)先生、熊(十力)先生、牟(宗三)先生、錢(賓四)先生、梁(衛星)老師。

网易考拉推荐

高中畢業10年扯的一點淡  

2011-07-03 01:24:36|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中畢業10年扯的一點淡 - 阿 飛/ - 流氓阿飛在OldTraffd的家/足球
 真他妈的莫名其妙啊,电子版的照片居然也会发黄的。
 

高中畢業10年扯的一點淡

 

開場白還是那句老得喝稀粥時無齒下流的土話:時間過得真他媽的快啊!

這張照片是整整10年多還前高考前夕拍的,說是高中時候的告別賽罷,其時當時也基本上,大夥都心知肚明,很可能這些人此後再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概率共聚一堂了——原因自然複雜得很。

高中畢業真的也就10年了,頂多再差幾天而已,因為前幾天聽劉聰說起才隱約記得,好像我們那個時候依然還是7月份參加高“烤”的吧,應該是這樣的。照片之外還有多少高中同學,基本上沒有什麼印象了,就連照片上的這麼可憐的除自己外的10個人,現在都有好幾個感覺像是很多年沒有見過了,也鮮有聯繫。

10年過去了,似乎人的各方面差距就已然顯露了,一些人已經在全國的各大都市大抵算是安定下來了,買房買車的都有人在。還有嫂子,都已經在我們的母校當了幾年的老師了,恰好比我小10歲的表妹也曾經在嫂子教的班裏混過——或者說嫂子在我妹所在的班裏混過也一樣。

記得大概是5年前罷,那次暑假回家,在武漢見到了師傅,擠在他租住于華師大附近的小屋了,他那時在准備考研,我們便有機會同床共枕了,其實這在記憶中也不是第一次了吧。他那時自然是忙得很,每天早出晚歸地跑去自習室,而我所能幹的就是每天等到下午不那麼天氣火熱的時候光著膀子上華師的操場踢球去。我每到一個大學去,最想看的地方必然是足球場而已,如果有機會當然還要踢上幾腳解饞的。我們倆的生活可以說是恰有天壤之別。有一天晚上,師傅不曉得怎麼突然和我探討起諸如人生這麼重大的問題來了,我那時自然更加懵懵懂懂,覺得他真是蠻有些莫名其妙,畢竟還在上學嘛,想那麼多幹什麼。何況明天自然有明天的煩惱啊。但是,他說,想想吧,那麼多的同學都忙著去賺錢了,只有我這樣還在鬼混,有意思嗎?我實在不曉得怎麼回答這麼高深的問題。他接著又扯道,難道你將來結婚都要靠家裏出錢的嗎?

難道是因為當時有些不耐煩了,雖然他說得確實有理,但是我也可能是忍不住就回了一句,難道說,成功的唯一標誌就是有錢嗎?那你覺得成功的標誌是什麼呢?他自然乘勝追擊反問了這麼一句。我唯有語塞,甚至一度覺得我們之間已經有了不小的隔閡了,按照土話來說的話,他是醒事了的人,而我還沒有。

已經不記得自己當時那一晚是否失眠了,但是,我曉得自己這幾年來其實一直在思考著他的問題,究竟什麼才算成功呢?或者,我極端一點地理解,人活一輩子,難道一定要追求成功嗎?其實,是否老莊一點的人生也可以作為人的一種追求呢?儘管好像和主流是那麼的格格不入呢。

我自然很清楚,師傅所說的成功是什麼意思,正如上面已經說過了的,一部分先富起來的同學已經在全國的一些大都市里穩定了下來,甚至房子、車子、票子、妻子都有了——孩子將來當然也會有的。相比之下,確實,他們算是遠比我要成功多了。所以,很多時候,總覺得跟他們在一起時頗以為格格不入了,於是好幾次都有意無意地就避免再與他們相聚了,雖然這為數不多的人其實都是一手屈指可數的兄弟。當初,我們是因為共同的愛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朋友,留下過很多關於足球的各種記憶,酸甜苦辣都有,也沒有其他的隔膜,所以大家的關係之密切沒法說。現在呢,很難說大家沒有什麼差距了。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話是非常有道理的啊,如果相差甚遠的話怎麼可能彼此親密無間呢?

可能有很多次了,兄弟同志們一直都在一致勸我,說我應該和我的老頭子去一起開創事業,畢竟,那麼大面積的山林,哪里不能算是一番大事業呢?坦白地說,我的確也是很羡慕別人那種有錢的家族,父子幾代人共同創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算光耀門楣了罷。很多時候,我聽說父親的事業可能有轉機,心裏自然也是發自肺腑地感到高興的——這是人之常情罷了。不過,到最後,還是沒法說服自己。我確實覺得,去賺大把的鈔票絕對不是符合我本心的事情。所以,我往往會很苦惱,覺得別人總是不理解我,為什麼每個人都一定要以賺錢以及將來的買房買車為最高目標呢?但是,我幾乎很少對人解釋過這些問題。別人不理解又如何呢,自己追求自以為比較舒暢的生活方式也就夠了。

我的確毫不隱晦,這10年來,物質生活確實比較艱苦,但是還沒有到那種難以想像的程度,要說吃喝玩樂為人生一大追求的話,至少在小範圍內也算經歷過一些了,不過那終究不是我要孜孜以求的。以普通大眾的觀點而論,我當然是在經濟上是基本上很是失敗的,起碼和一些兄弟就沒法比了。但是,我想,我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也沒有太大錯處,完全是符合我個人志趣的吧。

可能是從今年前開始有的一個想法——大抵是因為第一次完整讀完《論語》之後,其實,人活一世,一切的一切的最終活動都可以歸結為四個字:安身立命。《武林外傳》裏面的李大嘴說過這個成語,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一個廚子能夠有這樣的智慧,讓人感慨萬千。

我這10年來幹了些什麼呢?其實,說起來也非常簡單,基本上和高中時候沒有什麼兩樣,無非是踢球、看球、扯球,另外就是看書。我對自己的一個缺點很是頭疼,即幹什麼事情都沒有恒心,甚至是壞事,但是,我這麼多年來唯一堅持下來了的事情就是和足球有關的活動——這唯一能夠說明的問題是我確實酷愛這項活動,很多時候幾乎是唯一喜歡的活動。高中時期就幻想過,如果將來能夠從事足球有關的工作,那真是比神仙還滋潤。搞職業踢球自然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又想過當記者去扯球,也有機會滿世界足球聖地跑啊。結果後來,也算打了一些折扣體驗過一把類似的生活,甚至還因為扯球拿過三千塊錢的稿費,也算過了把癮。雖然現在踢球水準還是一般,扯球功力也非常淺薄,但是其中給我帶來的快樂豈是錢或者別人的評價等東西所能夠代替的呢?也許有不少人通過摸爬滾打或者別的方式賺錢不少,買了房子和車子,這是他們的快樂,但是我同樣也快樂了,大家追求的不都是快樂嗎?殊途同歸而已了。

足球之外,另外還算有個副業,那就是業餘堅持看書。我記得自己最開始上大學時好像還學過幾年法律,後來想起了純粹是浪費時間了。當然,我這10年的業餘看看書的日子也走過不少彎路,可以說直到現在還沒有很是明白,曾經看過不少的垃圾書,這可能就是代價和學費,到現在,因為種種機緣,看清楚了一些情況:有很多書是根本不值得看的,有些書一目十行也就夠了,有些書是要從頭到尾比較認真看的,還有些經典中的極品則要伴隨一生的。似乎用10年的時間就悟到了這麼一點東西,有些得不償失,甚至是殘酷,但總比繼續糊塗要好得多。何況,我說過,既然沒有太大的野心去賺錢什麼的,那就多一點時間去尋找精神家園,否則那就近於禽獸了。

所以,我想,在5年之後的現在,我基本上覺得自己可以回答師傅當年的那個世紀之問了,也就是說,什麼才算是真正的成功呢。我想,就是要尋找到一種可以安身立命的類似於信仰或者道的東西,也可以說,要活得真正像個人。斗膽套用一下馮(友蘭)先生在《中國哲學史》中的話來回答:哲學的目的在於求好,即求得理想的人生。我自然對哲學還是一竅不通的,基本上還在門口徘徊,登堂入室還沒有什麼指望,所以更想探點明白的道理,爭取這輩子不要到老了的時候才突然發現,自己怎麼還是活得如此糊塗呢。那可真是悔之晚矣了。

況且,有時,確實覺得自己在看了幾本書之後,真的是比一些不看書所以沒有什麼常識的人要強得多,比如有些北師大的學生居然都不曉得我黨的出生年份,我差點要痛駡那SB一頓,因為,就算吧,他沒有學過歷史,那起碼也學過數學吧——滿大街都是慶祝我黨90周年忌日的標語嘛,這麼簡單的數學題都不會嗎?還有諸如此類的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什麼集體生活中自私自利啊,什麼沒有一點公德意識,等等,雖然我沒有上過正規的大學,但是,我自以為比起北師大這樣一個名牌大學的研究生們來絲毫不差到哪里去。

當然,水往低處流嘛,人自然不應該和比自己垃圾的人比,肯定是要積極向上的,所以我一直牢記著星爺的話——我就是一坨屎。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到見賢思齊啊。不管什麼時候,保持虛心學習的態度都是非常有必要的。用了10年時間比別人多學了一些常識,相信再過10年之後,只有我還堅持這樣搞下去的話,肯定會能夠慢慢登堂的,雖然我一直相信自己的智商不如別人。

之所以會想到要繼續學點什麼東西,真的是迫切感到了時不我待的巨大壓力。雖然孔子說“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但是,我輩平庸,可能30歲的時候就基本上奠定了一生的大的格局了。我離30歲已經非常近了,總以為這一生可能真是差不多了,難得有什麼起色。儘管,據說蘇老泉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才開始發奮,後來也算混得相當不錯了,但是,我這點智商哪能夠和人比呢。學習,不管是什麼內容,都絕對是要天賦的,想起辜鴻銘先生、陳寅恪先生、梁漱溟先生、錢賓四先生、牟宗三等一大批真正的學者,他們的聰明睿智不是他人可以比及的,可能真又天降大任於斯人也的命運罷。

想起來總有些遺憾,記得很多年前,高中時候的班主任老余要我們背誦一些古文,可惜我那時因為老遺精所以記憶力大不如人,結果最終能夠背下來的寥若晨星的幾篇詩文不過是初中時期的課文,到現在也基本上都拋到爪哇島去了。而現在,記性自然更加不如從前了。那些都已經去世了的國學大師們都是在私塾練就了一身過硬的童子功的,現在,別說我這種反應遲鈍者了,就算再聰明的人,可能也沒有他們那種機會,去那麼精通國學了——何況如今這個世界竟有那麼多難以抵擋的五花八門的誘惑。

年輕的時候沒有考上一個好大學,難免心中留下了較多的糾結,好在“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這幾年來混跡在這個大學附近,聽了上白場講座,平時也看幾本書,總算這些年也還沒有白白地混過去。

更可惜的是,上高中的時候沒有在梁(衛星)老師的班裏混,雖然也可能高考不會有太大不同,但我想自己可能會少走許多彎路罷。

這大抵就是我10年來的一些生活的概況了,其實很簡單。另外,似乎還有一點也要囉嗦幾句的,賺錢的目的可能自然要引出結婚傳宗接代等問題的,我想,其他的什麼性格、愛好等之類的小問題,這都是可以慢慢磨合的罷。但是,關於人生的追求等終極問題則很可能是沒法調和的,除非一人完全服從另一半,這是根本性的問題。所以,我覺得,現在想要找如此志同道合的女同志實在太難了,那總只能隨遇而安了吧。

這就算是我高中畢業10年忌的一點想法,也是對於別人的勸告的一點回應罷,我倒很想用孔子的話來作為最後的結語的:“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以立也。”以後,對此問題不再浪費口舌了,而且我相信自己要堅持自己的生活方式下去的——總要求得活得更明白,活得更像個人才行。看起來很艱苦,誰知道其實我自己覺得蠻爽呢。

  评论这张
 
阅读(7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