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聞道,夕死可矣……阿飛的家

惟願此生得以窺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日志

 
 
关于我

如無說明,文中提到的以下人物不稱名諱,只稱先生或老師:先生(單獨稱先生時自然指迅翁無疑)、梁(漱溟)先生、熊(十力)先生、牟(宗三)先生、錢(賓四)先生、梁(衛星)老師。

网易考拉推荐

二十八歲的時候  

2012-12-12 00:44:28|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八歲的時候

 

雖然最近一個月其實一直都已經不斷地在加強心理準備(這一次沒有要家人提醒又大了一年,總算),但是,真正到了今天,還是很有些感到相當之複雜:就這麼冷不防地,我已然是快30而立之年的人了!

相比年長的人,這似乎是不大的年紀,但對於自己的感受而言,卻實在沒有什麼好欺騙的,最近幾年的的確確是在發現一天天老去了。依稀還記得10多年前剛剛來北京的時候,那時總覺得自己蠻年輕的,還未滿18歲,生命還遠著呢,什麼人生,什麼將來,什麼責任,都通通離我還甚遠,真是感覺頗有優勢——記得我至少是班上男生裏面最小的,不用考慮太多,每天混混噩噩過日子挺自在的,只要有我的足球陪伴著就夠了。此外,最快樂的事情好像就是睡覺了,既然年輕,怕什麼呢?還可以睡好多年了。

10年的時間轉瞬即逝了。有時候真像是在做夢,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但並沒有希望重新再活一次這10年——人活一輩子真是挺累的。想不起來10年前自己是什麼樣子了,似乎還留著一些照片,但沒有心思去翻了,或許是相當青澀的——這從現在的一些孩子臉上無疑就可以找到些許線索,畢竟我正好比他們中的一些人大了整整10歲。想到這種年紀的差距,當真又嚇了自己一跳,都不好意思再混跡下去了罷。

之前有幾次回顧這算是非常重要的人生中的10年時,好像老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自己沒有什麼變化,其實現在不得不承認,變化真的是很大的——沒有任何人可以鬥得過時間的。10年前——哪怕是四五年前,我恐怕是不敢想像自己的生活是能夠沒有足球的,所以每次我到了父親的山上小住時總是過10天左右就不習慣了,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我還捨不得世間的繁華罷——山上相對而言確是半隔絕的所在——其中最重要的大抵還是沒有足球的生活,我不能不看球、踢球、扯球,等等。所以,我屢屢在寫日記的時候安慰自己說,可能必須到了40歲以後才能夠真正適合處在那樣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中苦讀,而且可以心靜如水,就像我父親經歷了大部分人生之後能夠很容易適應那裏的生活一樣。雖說離40歲還差十有二年,但我隱約感到自己現在應該差不多可以長期居住在那樣一個環境優雅的讀書之所了。主要原因是自己這幾年已然勢不可當地開始遠離足球了——竟。這當然是我沒有預料到了,也恐怕是寥寥無幾個對我有些瞭解的人所不會太輕易相信的。但這是不爭的事實,有種種原因的作用,反正我現在是基本上不看足球了,扯球更談不上了。可以想當然地說,假如兩年後的巴西世界盃還在深更半夜搞,我沒有精神熬夜去看幾場比賽了——雖然那是所有球迷四年才一次的狂歡夜。

不打算去深究原因了,簡單一點說的話,完全很可以解釋為激情不再了,這就是歲月的殘酷,帶走了我們身上太多的東西。現在回想起來,當年為了足球的一些瘋狂舉動可能真是令如今的自己都難以置信,何以對球那麼情有獨鐘呢?大抵是因為年輕的時候一直孤單寂寞,那時候很想搞姑娘,但是由於性格的封閉,始終沒有能夠成功,這也是我人生到現在可以說最大的遺憾之一,我居然連在大學期間帶個姑娘去開房這樣的事情都沒有能夠幹過,我的人生是多麼殘缺。所以我一般是不太說自己也算上過大學的,主要也在此。但人總要有所依附的,所以,那時候我別無選擇地就只有足球了。我聽說過,一些學者沒有子女,他們真是把寫作啊閱讀等事情當成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才能夠堅持下去。我當年無疑也有類似的情況——甚至更嚴重,連伴侶都沒有,就把足球當成全部的精神寄託,甚至當女人看待,也沒有懷疑過這輩子就是這樣過去算了,也能夠自得其樂。最理想的生活是以後當足球解說員,退而求其次,也要當個足球記者之類的罷。後來我也算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自己的追求,雖說幹得不怎麼出類拔萃。當然,這都是陳年舊事了,不提了也罷。也許還想保留一點點的衝動,起碼年輕時候有過可以為之瘋狂的事情,我很相信張岱的那句名言:“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癡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好,我總算不是那種不可以交的人,哈。

至於後來,慢慢和足球剝離了,所以我必須要有別的什麼東西處於原先足球在我生命中所扮演的那種角色和地位罷,因為人是不能夠缺少精神追求的,往大了說,可以叫信仰。現在普遍認為中國人沒有信仰,又一次聽樓宇烈老師講,人怎麼可能沒有信仰呢?沒有信仰的話,一刻都不能夠活下去的。這話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這兩年多的時間來也可以是說基本上找到了人生下一階段的努力方向所在——但是我現在絕對不輕易對人說出來,等做了之後再說不遲。當年的足球可以變,但是我想這一次,包括直到我的人生終結,應該不會再有大的變化了,不然怎麼能夠說是叫信仰呢?

孔子是“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三字經》上說:“蘇老泉,二十七,始發憤。”聖人當然是遙不可及的,但蘇老泉也絕非平庸如我者可以比的——只能當成借鑒。已然非常接近30了,但自然不敢說到了那個時候就算“而立”了。我恐怕還得先從“志於學”開始。我大概也是在蘇老泉發奮那個年紀算是志於學的——所以暗自竊喜跟他有點像,但還遠遠不敢說自己“始發憤”了。這主要是有生活的原因,過於無奈,人總要為了瑣事而奔波。

因為瑣事,所以總感覺這輩子離聞道的目標可能相差十萬八千里,有時候不免顧影自憐,覺得這一生希望真的不大了。但又不是那麼甘心,雖然老覺得時間不夠用,好像誰偷走了我的時間似的,可是往往還能夠突然找到一絲衝動,提醒自己,終日乾乾,不可鬆懈。所以,給自己定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10年學思計畫。明知道不可能實現,但還是不斷給自己加碼,就是害怕“一篙鬆勁到千古”。

有了心靈的追求之後,會少很多麻煩——真的沒有時間為別的雞毛蒜皮的事情煩惱了。不過,當下卻有最惱人的事情總是讓俺揮之不去——終身大事的問題。現在真是不敢打電話回家了,每次父親都要催促結婚的事情,好像哪怕隨便介紹一個結婚了都行,反正是不能夠再拖了,我眼看也都30歲了。這是最讓我痛苦的事情,我是基本上沒有結婚的打算的,但如何面對爺爺奶奶和父母親呢?我祖眼看就將進入76歲高齡了,而數月之前已然經歷了一場生死考驗,險些先於我的外祖十幾天離去,更是讓我膽戰心驚。有時候總會想,有沒有什麼辦法逃避這件事情呢?

因為這件事,總會想到梁先生。梁先生在這樣一個年齡的時候,本來一直還堅定著心,要過一種佛家的生活的,但不知怎麼的,突然過了一年後,回到世間來,結婚了。我如今離當年梁先生突然成家的年紀竟是如此之近了,會不會走相同的路。不曉得明天究竟如何?反正我是很有些害怕的,隨著世間越來越近,這害怕自然日益加強了。那還不如乾脆一切隨緣好了,何必為明天的事情擔憂呢?明天自然還有明天的憂慮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