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聞道,夕死可矣……阿飛的家

惟願此生得以窺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日志

 
 
关于我

如無說明,文中提到的以下人物不稱名諱,只稱先生或老師:先生(單獨稱先生時自然指迅翁無疑)、梁(漱溟)先生、熊(十力)先生、牟(宗三)先生、錢(賓四)先生、梁(衛星)老師。

网易考拉推荐

发现真善美——有感于数次为重病学生发起的募捐活动  

2013-12-23 10:55:08|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现真善美——有感于数次为重病学生的募捐活动

 

我这一生中一个较大的遗憾是,对于北师这样一个百年学府而言,一直只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其中或者周围混迹,毕竟这样的学校或许真的不是我这种智商的人也能够考取的。但我也从来没有闲着,总是以其他一些方式来沾染一点这里的气息,听听讲座,打打球,在学校里跑跑步,这些都早已成为家常便饭,应该说远比一些非旁观者还要积极许多倍。我时常遭遇的一个尴尬是,总有人问我是不是学生,我以为很悲凉,似乎人的思维都严重定式了——只有学生才应该学习吗?从内心来说,我倒很希望自己是学生——哪怕是个保安或者什么工作人员也行,那样至少意味着我有资格沉浸在图书馆那浩瀚的书海里,或能依此途径一窥“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再或者像其他地方的某些保安一样,创造一点点奇迹,我这个“精神流浪汉”(钱理群老师语)也期待将来某一天拿着自己码的字集去请钱老师写几句话。

想不起来自己第一次带着复杂心情踏上这块土地是具体哪一天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十多年前的秋天,记得那时北师刚刚度过了百年华诞。倘若说第一次光临这里算是来闻一点“腥气”而已,那么,后来竟不由自主地常常在这里游荡了。再至毕业后,干脆住在了附近,几乎每天在学校,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十多年来,不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总之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毕竟这从来都是一个不小的社区,其间可能更多的是失望,尤其是对于某些不太符合学生气质的事情。然而,长久以来,最让我记忆犹新和感动不已的当属师大人几次为困难者举行的踊跃捐款活动。

翻了一下自己的博客,才发现,几乎是在整整一年前,我码过一篇字,题为“这是一种怎样的神奇和伟大”,副标题为“有感于众多好心人为一位身患绝症的女孩捐款之事”,这说的是“让她留‘夏’”那次活动。那几千字是如此开头的:

这大抵是这个城市里一年中最为寒冷的时间,但相信很多人会与我一样,能够感觉到客气中洋溢着一种温暖把我们包围其中,尤其是在刚刚得知了众多甚至连姓名都没有留下的好心人为一位身患绝症的女孩热心援助之后。”

坦白地说,我最初看到那样一个募捐的消息时,颇有些揪心,毕竟要募集40万这样一个数字,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特别是在学校,主体是大家并没有经济独立的学生。当时竟要感慨,难道说一个年轻的生命竟要如此轻易流逝了吗?谁知道,事情的发展竟令人大吃一惊:不过短短5天之内,那位不幸学生的师友们已经为她募捐超过了40万。自然,这次伟大的生命接力活动主要是靠师大人自己完成的,不论是学生还是教职工。

尽管在这里混迹了十多年,但我并不知道此前是否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我只知道自己当时就惊呆了,简直此次不能再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人了——或许要改为以善意。人性的光辉在这里闪耀得如此绚丽,岂能让人无动于衷。我把这件事情的大概情况告诉了一位创作昆曲的编剧,因为觉得这件事绝对值得大书特书。记得她曾经写过一个剧本《爱无疆》,其中一些事情让人倍感不可思议:居然有很多陌生人排队要为一位身患绝症的母亲鲜肝脏!对于像我这样极度怨念社会的人而言,怎么可能随便相信这样的事情呢?我于是专门问过她此事究竟纯属虚构否?得到的回答竟是“来源于真实报道”。但我仍是半信半疑。

那位编剧老师曾答应过我,争取把我说的这件发生在师大的真实事件化用进她以后的作品中,我不知道她是否已经那样做了。当时隔不久师大再次发生了类似事件后,我再次向她交代了大致经过,她颇为感慨地说,怎么“你们”的学生这么苦啊,上一回那个同学也是患的白血病?是啊,我实在不知道该往下说些什么了。对于几位患病的学生来说,她们确实太不幸了;然而,她们又的确是幸运的,当她们来到了北师大这块土地上时。

 

因为有了第一次的观察,所以对于那第二次这样的募捐事件,我没有表现出像前次那样的担心,我相信总会有很多人不至于袖手旁观的,哪怕是像我这样一个旁观者。后来一切也确实都顺利完成了。而且那一次影响还远远超出了学校,不光有校外机构捐献了巨款,甚至我看到,每天忙忙碌碌的快递人员也没有闲着,其中有些快递三轮车的车身上换上了募捐的公益广告,而且承诺:没收到一个单子,就把快递费的一半捐给患病的同学。这个广告,据我观察,保持了好久好久。

我很相信,我所知道的以上两次温暖人心的活动会让人感动不已,正如孟子所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甚至于也会让很多人成长不少,会鼓励大家一些美好的东西一代代薪尽火传。当不行降临时,不必担心北师人会熟视无睹。

所以,就在昨天晚上,当自己看到又一个不幸的学生患病的消息时,反而显得平静了很多——她的遭遇太多坎坷,或许会让她抱怨命运对她太过不公。然而,又终于相信上帝是公平的,让她身在师大这块充满了温暖和人性的土地上,有了这股强大的爱的力量,再可怕的病魔都会显得渺小无比。我竟从来没有怀疑过,生命和爱的奇迹讲又一次上演,尽管一切还是显得那么平静,特别是因为有了以前的观察以后。

 

我是个特别喜欢扯淡的人,曾经好多次在码字的时候提到过一件小事:记得那大概是2005年的春天,正值反-日游行极度高涨的时候,有一天,沿着东门进来那条大路往里走,听到两位年轻男子在议论,其一人说,外面闹得这么凶(至于那种打砸事件究竟正当与否,想必大家不难判断,去年915日发生了同样情况,评论颇多),怎么师大这么平静啊?另一人回答说,师大的学生还是朴素一些啊。

我当时就觉得浑身一惊,或许这是个不错的总结吧,随即(也有可能是很久以后看了《庄子》才想到的)庄子说的“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朴素一点有什么不好呢,难道学着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去以那种方式“爱国”吗?能够表明自己的热血还是幼稚呢?

不过,到后来再仔细想想,恐怕朴素一词其实还不够概况师大人的气质,事实上,百年来发生在北京的很多次爱国运动——不论是教科书上可以说的还是绝对不能说的(比如广场运动),北师人都从来没有作为旁观者隔岸观火,而是积极参与其中。尤其是到了今天这样一个国家和时代,一个朴素的人似乎绝不可能因为朴素、heping而能够得到和平奖的,因为,那正是“用战友的血编织成的荆棘”(引用自网络)。或许,能够说得更准确一点,北师人在该朴素的时候总是很平和,这是将来要走上三尺讲台的很多人应该具备的特质;而在绝不能坐视不理的情况下,北师人往往是“不朴素”的,而是表现出了热情似火,这也是将来为人师表者应该为学生做出表率的地方——保持住人之为人的最宝贵的“恻隐之心”。

最后,很想真诚地说一句,谢谢你,北师,让我看到了真善美。在这样一个操蛋的时代和社会里,在这样一个还有着保护的象牙塔里,看到了一些人性的闪光处——尽管自己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徒有羡鱼情”而已。孔子说:“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智?”能够生活在这样一片有温暖的土地上,各位是否感到幸运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