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聞道,夕死可矣……阿飛的家

惟願此生得以窺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日志

 
 
关于我

如無說明,文中提到的以下人物不稱名諱,只稱先生或老師:先生(單獨稱先生時自然指迅翁無疑)、梁(漱溟)先生、熊(十力)先生、牟(宗三)先生、錢(賓四)先生、梁(衛星)老師。

网易考拉推荐

悼念同窗(二)  

2013-02-01 21:54:25|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同窗(二)

(早就想码这几个字,但是这两年来懒得要命,没有一点点灵感了,总是给自己不断地找借口,能够拖拉就拖拉,结果,一拖就是半年了。迟码为歉,以此告慰我的同窗在天之灵。)

去年8月29日的傍晚,给父亲打电话询问爷爷的病情,结果却意外得知了一个当头一棒般的噩耗:噶爹遭遇车祸过世了!

或许真是此心感动了老天,当时就顺利买到了第二天早晨的车票,总算可以赶去送噶爹最后一程,以免留下一生中的又一大的遗憾。

然而,买完车票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重大问题,我半年多前去过九峰山看过我的不幸英年早逝的同窗了,我曾经在她的墓前许诺过,只要我以后从外边回家(回湖北,若无意外,一般都得到武汉),我抵达武汉后必然第一个要去看她的。但是,当我作出这样的承诺之后,我发现,仅仅第一次,我就很有可能要食言而肥了。

第二天早晨上了车,下午5点多钟抵达武汉火车站,那是一个我此前从未去过的陌生之地。心里还是相当之无奈,难道说我就这样的不守信了吗?但实际的情况是,当时离天黑也不太远了,我在那片地方也当真人生地不熟,如果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跑到九峰山去,肯定也已经是漆黑一片了,这是其一。其二呢,更为重要的是,我当时也可以说是心急如焚,要赶着奔噶爹之丧,毕竟噶爹第二天中午就是最后出殡告别的时间。思索良久,我后来想到了孟子所说的“爱有差等”以及经和权的关系,此一难解之题也恰似“男女授受不亲”和“嫂溺援之以手”之抉择。或许当时能够做的也只是借此聊以自慰罢了,而我相信,我们的老同学,她在天有灵,也自然不会怪罪我如此不守信的——而我自然在此次北上之前再来兑现诺言。

在送完噶爹最后一程后,又在家里难得地待了两天。到9月2日的早晨,由于晚上的火车到京,所以早早地就从仙桃出发往武汉赶,这样才保证有充足的时间上九峰山。

手里捧着在花店买的最为普通的一束百合花,也不晓得换了多少趟车,凭借着一点零星记忆,折腾到了关山口那边。最后在向好几个人打听了之后,才终于清楚了怎么去九峰山。仿佛冥冥之中自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帮助我,可以让我顺利到达那样一个长眠着我的同窗的地方。

但出人意料的是,上九峰山是那么容易,到了上面之后,我才发现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我居然找不到她的墓地所在了。原来那里是一个很大的公墓区,分了好多块,我原本以为凭着记忆将来就可以自己来过的,所以当初只是在手机里面存储了“九峰山公墓”寥寥几个字,我想当然地认为只要上了山就可以非常顺利地找到她的。谁知,事实却跟我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本以为自己从家里出发时很早,谁料因为对于坐车路线不太熟悉,竟在路上耽搁了太久,结果等我上山之后才猛然发现,时间已然不早了,下午六点多钟,天色眼看越来越暗了。我漫无目的地在山上一路小跑,渴望能够惊喜地发现我记忆中的那个停车场边那几根大柱子——其上刻着“九峰山公墓”几个大字,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点。但是很遗憾,奇迹终于没有出现。在墓区偶尔遇到了几个可能是晚上住在那里的工作人员,非常焦急地向他们打听情况——然而这也是相当模糊的求索方式,我根本都无法说出我的同窗长眠在哪个区,而那墓区竟是那么复杂,我只能说“停车场”“几根大柱子”云云,何况又没有照片。他们也觉得一头雾水,尽管我相信他们很乐意帮忙,但山上的停车场太多了,没有详细线索根本没有办法找。

时间越发流逝得快,天眼看就要完全黑了,我还得担心是否错过三个小时后的火车,毕竟我是在武昌,还得赶到汉口火车站去坐车。无奈之下,我最后徘徊了几步,跑到一个高处想再尽最后一点力量,碰碰运气,看能否实现心愿。四周静谧得可怕,仿佛都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天上起了凉风,突然有点冷飕飕的感觉,颇有些怕人,似乎就是墓区特有的气氛。我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倒不是害怕什么,这是很荒诞不经的,何况我是带着一片赤诚来探望我的同窗的,坦坦荡荡,何忧何惧呢?

眼看着时间不允许我再拖延下去了,我只好轻轻地把花放在了路边的草地上。不能不说,这又是我心中的一个小小的缺憾,如此能够算是我兑现了当初的承诺吗?她会怎么看我呢?

在飞奔下山的途中,似乎心中有那么一丝灵关闪现,突然想起了之前听蒋勋老师讲过的《细读<红楼梦>》中提到的一处细节。第四十三回中,贾府上下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众人为凤姐庆寿,只有宝玉一人想到祭奠亡人金钏。到下一回的开头,黛玉对宝玉所作所为心知肚明,正好借所看的《荆钗记》语带双关地说:“这王十朋也不通的很,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罢了,必定跑到江边子上来作什么!俗语说‘睹物思人’,天下的水总归一源,不拘那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也就尽情了。”想到此处,我似乎可以稍微释怀了。其实,只要我们心里记着一个朋友,哪怕相隔了万水千山,心中自然也该是“天涯若比邻”了。无论有没有机会来到九峰山来看她,心情总是没有太大差别的。而且,我一度离她已然那么的近,我把鲜花放在路边的草地上,她自然是知道的罢,我相信。这,是否可以说我终于没有对于我的老同学食言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